当前位置:台州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总台) > 获奖作品

预算恳谈——人民民主的实践

文章来源:五年飞飏之了望台州 发布于:2012-09-14 阅读:8288次

  (黑屏字幕)在中国的东南沿海,一些经济发达的乡镇,财政收入达到了几个亿,于是,就有了很多公共财富需要分配。温岭的泽国正在尝试一种透明、民主的方式,普通的百姓能对政府的“花钱计划”发表意见并促成预算的调整,这种预算民主的试验,被专家们称为“泽国实验”。
  (同期声)中央党校政法部主任李良栋
  “正如孙中山先生当年说的,‘民主之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出标题)预算恳谈—人民民主的实践
  (解说词)温岭泽国镇是长三角地区一座工贸重镇,这里也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的诞生地。
  农历的春节刚过,温岭泽国镇的领导就开始忙碌起来,他们要根据镇里各线各部门报上来的数据,尽快编制出财政预算草案。由于受到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泽国镇09年的财政支出预算由08年的2.5亿降到了2亿。
  (字幕)2月2号晚上,泽国镇领导班子讨论预算分配
  (同期声)泽国镇镇长王晓宇
  “各分线按照我们原先的要求,不增加,压缩15%,我们再进行均衡。”
  (同期声)分管教育副镇长罗彩君
  “要减15%,那么我们感觉预算1000万左右,我们安排不过来,我们无论怎么压缩,都要1500万。”
  (解说词)经过多次讨论,预算的草案终于出来了。草案分基本公共管理、教育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环境保护等12个大项,每个大项下面又分若干个小项。
  泽国镇决定在2月21号举行民主恳谈,让恳谈代表对预算草案进行讨论。而恳谈代表产生的方式显得十分特别,他们不是由镇里指定,不是由村居推荐,也不是群众自己报名参加,而是通过乒乓球摸号,随机抽取。
  (字幕)2月7号泽国镇天皇村抽取预算恳谈代表
  (摸号现场)
  (同期声)泽国镇天皇村村委会主任许从平:“参加镇里公共预算的恳谈会,接下去抽球的形式抽号,我们村有两个人可以参加,百位数是4,十位数是6,个位数是7,467号是谁?”
  (解说词)摸出来的每个号码,都对应着一个18岁以上的成年人。在驻村干部的监督下,通过摸号,天皇村的许上东和丁香芽成为恳谈代表。根据千分之二的比例,泽国镇在这一天共产生了197名恳谈代表。
  (同期声)浙江大学兼职教授何包钢
  “(乒乓球摸号)这个是随机的,大家感觉很公正、很公平。你用社会科学的方法来随机抽取这么一个样本,这个样本从统计的意义来讲,理应代表全镇12人万的意见。”
  (解说词)何包钢是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国际和政治学院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兼职教授。他长期致力于中国地方治理和基层民主的研究,2004年,他开始研究泽国的民主恳谈,也正是在那一年,泽国尝试将乒乓球摸号和调查问卷等社会科学的方法引入到民主恳谈中。
  (黑屏,接一组打印的镜头+字幕)
  2月14号,预算草案打印、装订完毕。
  (解说词)长达40多页的预算草案装订完成后,镇政府通过片区领导和驻村干部,将预算草案送到恳谈代表手中,让他们能够提前了解这个预算。(接现场)虽然温岭是民主恳谈的发祥地,基层群众早就习惯通过这种形式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和管理。但是参加预算恳谈,能对政府花钱的计划了解的清清楚楚,而且还能提点自己的建议,很多代表还是觉得很新鲜。
  泽国金樟村的恳谈代表叶春定对预算草案进行了详细的翻阅,发现困难老人的补助只有10万元,他感觉到,村里的一些孤寡老人能得到政府的照顾,生活不成问题;但有一些老人,虽然有儿有女,但生活同样艰难。
  (走访现场)
  “徐树老婆就是这样的啊,一个儿子一年给他百把块,(对的啊)农历12月份还要去卖菜。”
  (解说词)在了解了村里其他人的意见后,叶春定觉得在2月21号的“预算恳谈”中有话要说。
  (黑屏转场)
  (字幕)2月21号,泽国第二中学
  (同期声)恳谈代表
  “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谈自己的事情,积极性肯定高的,都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农民也产生讲话的地位,以前没有讲话的地位,镇里的预算、支出你农民根本不知道。”
  (接两个进教室的镜头)
  (解说词)197名恳谈代表,实到了178名,再加上前来旁听的60多名人大代表和40名国内外的专家学者,泽国二中的阶梯教室坐无虚席。
  (字幕+配音)上午8:30分恳谈会开始
  (同期声)泽国镇镇长王晓宇
  “今天的恳谈,让大家都来当镇长,都来当财政所长,大家如何把这个钱分好,什么项目该快点上,什么项目缓缓上,让大家参与,帮我镇长和镇人民政府来共同把这个资金筹划好。”
  (解说词)简短的预备会后就进入2个小时的小组讨论,恳谈代表按照抽签,分成15个小组。在小组讨论中,每个代表都有发言权,只要和预算有关的,什么问题都可以说。每个小组还有一个培训过的主持人,他们会鼓励、引导每一个代表都能充分发言。
  (同期声)恳谈代表
  “预算应该出的项目就应该出,象教育,就应该多出点,还有环境卫生也应该多出。”(转接)
  (同期声)恳谈代表
  “泽国是水乡,现在绿水一点也没有,水乡怎么绿水一点都没有,水很黑。”
  “老城区(都是)老房子,消防支出要增加。消防要增加,为什么这样说,老城区火着起来,消防车都开不进。”
  (解说词)每个小组,又将恳谈代表讨论比较的集中的话题,写在纸条上,统一交到大会主持人慕毅飞的手里。慕毅飞是温岭市委党校研究民主恳谈的专家,在他的主持下,代表们围绕各个重点问题展开讨论,譬如环境保护、教育、就业保障和公共设施的投入。
  (同期声)主持人慕毅飞
  “涉及到环境问题的意见特别多,咱们就先讲的问题。”
  (同期声)恳谈代表
  “河道污染很严重,我们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清山。现在泽国的山是青的,水是黑的,所以河道治理工程这笔投入是很重要的。”
  “现在河污染很厉害,垃圾成堆。”
  (同期声)主持人慕毅飞
  “感觉到这个钱不够,应该增加,最好说出怎么增加。”
  (同期声)恳谈代表
  “资金哪里取出来,资金应该从计生服务的340多万,我认为多了,这里拿出一点补河道治理。”
  (解说词)代表们认为,环境保护1400万的预算支出不够,尤其是其中的河道整治的支出应该增加。
  恳谈代表叶春定也把他增加农村困难老人补助预算的意见提了出来,得到其他代表积极响应。
  (同期声)恳谈代表
  “现在不是子女不孝顺,子女都困难,自己的小孩要念书,没有办法优待父母,甚至有些连两块钱一包的烟都买不起,你把(预算)资金里抽出一点给农村的老人,这叫雪中送碳,他们多少感激你们政府啊。”
  “孤寡老人的钱是够了的,有儿有女,不是孤寡老人的,但家庭困难,他们没有被照顾到。”
  (同期声)泽国镇镇长王晓宇
  “(10万元)资金是下去了,一户是400元,09年我们可以适当的调整一点,再增加一点,第二个补助的标准可以下来一点,人数可以多一点。”
  (解说词)恳谈中,代表们都觉得关系到民生的问题要优先考虑,而有些方面能省的则要省。
  (同期声)恳谈代表
  “公安的补助是297万,这个钱补给他们实在太多了,他们的工作我看做得不够,把他们的补助砍点下来,放到别的要紧的地方去,297万给他砍掉100万。”
  “下面群众对公安钱这个用法有意见,就要给他钱减少,为什么这么说,你出勤率很差,工作怠慢,你工作的好就奖励,工作不好就得惩罚。”
  (同期声)泽国镇镇长王晓宇
  “把这个议题记下来,礼拜一交给人大代表初审,我们民意代表对这一块有想法,认为297万多了,出于什么方面,让人大代表看看是否合理。”
  (解说词)由于恳谈代表讨论得比较热烈,恳谈会到下午五点多钟才结束。结束后代表们填写了调查问卷。调查问卷主要有两个内容,一是评定预算项目的重要性,二是认为哪些项目预算应该增还是减。同样的调查表,在恳谈会之前,代表们已经填过一次。同样的问题检测两次,通过比较,就可看出协商讨论所带来的结果。
  (同期声)浙江大学兼职教授何包钢
  “这种协商讨论是一种充分的交流、沟通、了解信息的情况下,民众发生了变化,然后重新选择调查问卷,这种选择是高质量、理性、讨论后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政府把它作为决策依据,由此影响决策。”
  (解说词)第二天,两次调查问卷的统计结果出来了。恳谈代表经过一整天的讨论,他们对不少问题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比如社会保障的平均值由8.3上升到8.8,显示其重要性增加,文昌阁的修缮平均值由5.9下降到5.0,显示其重要性减弱。
  (黑屏字幕)泽国镇政府根据恳谈代表的现场意见和调查问卷的统计结果,调整了预算方案。3月初,镇人大代表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讨论调整后的预算。把民主恳谈引入人大预算审查,在泽国开始制度化。
  (同期声)中央党校政法部主任李良栋
  “没有想到中国基层的民主发展到了如此高的程度。”
  (同期声)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
  “在泽国,看到这样一个民主协商的过程,我自己认为某种意义上,它不亚于小岗村在1978年的探索。”
  
  
  作者:裴超明杜志勇侯逸泰吴方张闽施颖婷
  获2009年度浙江广播电视新闻奖电视专题片三等奖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